全部详细分类

站长推荐

网友上传SWAG高清无码中文字幕国产AV明星女优欧美三级港台三级日韩三级极品探花热门事件性爱教学

标签分类

初夜开苞网红主播自拍偷拍情趣丝袜口交深喉家庭乱伦强奸迷奸老汉推车名模空姐自慰喷水角色扮演极品女神制服诱惑户外啪啪舔逼品玉巨乳肥臀两男一女打打飞机美穴白虎厕所偷拍调教虐待颜射吞精刺激车震成人玩具多人群P抽插特写女上男下两女一男大庭广众百合拉拉人妻熟女奇葩怪癖年轻萝莉教师学生医生护士69互舔奸夫淫妇推油乳交调教情趣内衣足交恋足写真长腿

视频栏目

大陆日韩欧美动画三级

图片栏目

国产写真亚洲卡通欧美

小说栏目

短篇经验故事有声大作

丈夫出差,妻子和老板欢快

周一早上,当提姆拉着旅行箱、提着公文包离开家的时候,他看上去非常疲惫。萨拉接受了戴夫的建议,整个周末一直拚命和提姆做爱,竭尽所能榨去提姆睾丸里的每一滴精液。但是,她这么做并不是为了让提姆没有精力再去找别的女人,而是因为她太爱他,因为他们马上就要小别了。提姆这次出差,是他们结婚后分开时间最长的一次。
  周一对萨拉来说真是非常忙碌的一天。上午9点,戴夫召唤的电话就打过来了,对此萨拉一点也不感觉到惊讶,其实她也在盼望着这个电话呢。正如背着提姆和别的男人做爱让她感受到心灵的痛苦和折磨一样,与戴夫在上班时间淫乱也让她感受到充满邪恶的快感。
  在给戴夫做了长时间的口交后,萨拉若无其事地回去继续工作了。刚刚处理完一大堆文件和合同,戴夫又打来电话,要她去他办公室一起做沙发上的「午间运动」。下午,萨拉在办公室处理客户来访和来电,到4点15的时候,珍妮打来电话,告诉她戴夫正在他办公室里等她。
  萨拉来到戴夫办公室门外的时候,看到一个身材高大、体格健壮的黑人站在珍妮的办公桌旁边,他就是梅尔文,老板戴夫的司机。萨拉冲他点了下头,算是打了招呼。在走过他身边的时候,萨拉注意到他审视她身体的目光。难道他也知道了她来这里是为了什么吗?答案应该是肯定的,也许珍妮早就告诉过他了。萨拉心想,珍妮一定告诉他说,萨拉非常喜欢让戴夫肏肛门。
  萨拉走进戴夫的办公室,如她想像的那样,戴夫已经准备好了。他的阴茎坚硬挺拔,直直地竖立在裤子外面,戴夫微笑着告诉她趴在沙发靠背上。
  「这次我先肏你的屁眼儿。」
  萨拉没有说话,微笑着脱掉内裤,因为这也正是她所希望的。她用脚趾挑起刚刚脱下的小内裤,踢到戴夫的办公桌上,然后按照戴夫的吩咐趴在沙发的靠背上。
  「来吧,戴夫,快点啊,我已经等了快一天了。」
  「别担心啊,我的甜蜜小贱人。我会让你知道,虽然提姆出差了,但你不会缺少大鸡巴的。」
  戴夫很顺畅地就进入了萨拉的直肠,连续地奸淫让她的肛门松弛了不少。萨拉趴俯着身体,一边呻吟着一边感受着戴夫的大肉棒一英吋一英吋地闯进她的肉体深处。她感觉的有些羞辱和内疚,因为她还从来没有让提姆享受到肏她肛门的乐趣。提姆总觉得肛交很脏,即使萨拉请求他玩她肛门,他也没有答应过。可是现在,她肛门的第一次却被别的男人夺走了。
  戴夫的奋力抽插让萨拉渐渐忘掉了这些羞辱和内疚的念头,她晃动着身体向后顶,希望戴夫再肏得狠一些、快一些,她大声呻吟着:「哦哦,对对,我的宝贝,就这样,哦哦,真舒服,你肏得太好了……」
  就在这时,办公室的门被推开,珍妮手拿着一个无绳电话走了进来。在她身后,萨拉看到梅尔文站在敞开的门口看着戴夫肏她的肛门。萨拉想起来,珍妮曾经说过,梅尔文也非常喜欢肛交,但是珍妮从来没有让他干过肛门。她在想,现在梅尔文看着戴夫如此肆无忌惮地奸淫着她的肛门,会有什么样的感觉呢。但是她的思路立刻就被珍妮打断了。
  「喂,这个电话是找你的,克莱顿夫人。我真不想打扰你们,但打电话的人说,他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跟你谈。」
  珍妮一边说着,一边把电话递给萨拉。
  萨拉接过电话,听出来打电话的人是布莱恩,「喂,萨拉,我想确认一下,我们今天晚上的约会。」
  萨拉刚要回答,戴夫就狠狠地抽动了一下,顶得萨拉脱口说道:「哦,哦,好啊,好啊。」
  这时,电话那边布莱恩笑着说道:「你好像很急切的样子啊,我喜欢你这样的反应。那我们晚上6点见吧。」
  说完,就把电话挂了。
  「噢,狗屎!」
  萨拉想道,「我才不想再跟他有任何瓜葛呢。好吧,等到见面的时候,我就直接告诉他,我们该分手了。」
  在她接电话的过程中,戴夫一直没有停止在她直肠里的抽插,强烈的刺激让萨拉已经到了高潮的边缘。她扔掉电话,抓起一个靠垫,大声尖叫着:「哦哦,上帝啊,我要到了,哦哦哦,好啊啊,噢噢噢……」
  她和他一起达到了高潮。
  珍妮一直站在旁边看着,梅尔文也在门口注视着屋子里淫乱的场面。看到他们已经到了高潮,珍妮说道:「老爸,你就给梅尔文一次机会呗,让他也玩玩这个骚货的屁眼儿呗。」
  「不行!珍妮,梅尔文应该归你照顾。现在这个女人归我所有。我也许以后会和别人分享她,但现在还不行!」
  「真是个抠门的老家伙!」
  珍妮说着,转身离开了戴夫的办公室。
  ***    ***    ***    ***
    萨拉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下午5点10分了,她赶紧开始准备给提姆打电话想说的话。她要告诉他,她深深地爱着他,她永远都不想失去他。但是,萨拉明白,一旦提姆发现了她和别的男人的奸情,她一定会失去他的。
  「我肯定会被他抓住的。」
  萨拉想道,「总有一天他会怀疑到我的一些行为的。要想不被发现、不被抓到,最好的办法就是马上停止现在淫乱。」
  如果提出断绝淫乱关系,布莱恩肯定会气急败坏,说不定会做出什么难以预料的事情呢。所以,要想办法不要激怒他。萨拉想,她应该这样对他说:「我很高兴能和你有那样一段经历,我也非常享受那个过程。如果不是有提姆的话,我愿意每天都爬上你的床,和你一起享受那样的激情。」
  她希望事情不要搞僵,她希望他能心平气和,但不管怎样,她都要结束他们之间的关系。
  大约5点55分的时候,布莱恩按响了萨拉家的门铃。萨拉一边开门一边在心里告戒自己:「一定要坚决!言辞要和蔼,但态度要坚决!」
  但是,当布莱恩走进门的时候,萨拉的所有决心都土崩瓦解了。晚上8点左右,当床头的电话铃声响起的时候,萨拉正在为布莱恩口交。她赶快吐出那根粗大的肉棒,起身去抓电话听筒。布莱恩拉住她的胳膊,想让她继续为他口交。
  「不行的,很可能是提姆打来的,我必须接。」
  在萨拉拿起听筒的时候,布莱恩搂着她,从后面进入了她的身体。
  「喂!」
  萨拉忍受着布莱恩的抽插,语气和缓地应答着电话。
  「嗨,我的宝贝,你好吗?在干吗呢?」
  是提姆的声音。
  「还好啊。也没干什么,就是看看电视。真希望你能和我在一起。」
  布莱恩在她身手慢慢地抽动着,萨拉极力控制着自己不要向后顶来迎合他的奸淫,如果控制住不动的话,她就可以抑制住即将到来的高潮,免得被电话那头的提姆发觉出异样。
  「你这一天怎么样啊?工作还顺利吧?」
  萨拉问道。
  「还不错了,别担心。不过,我不在你身边,你会不会觉得孤单呢?」
  这时,布莱恩加重了抽插的力度、也加快了速度,同时还玩弄着她的乳房。
  萨拉尽力保持着平静,尽量不弄出任何声响,以免引起提姆的怀疑。
  「没事的,宝贝,是有一点孤单。我已经习惯了你一周肏我5、6次,可是现在我知道还得等两周才能再见到你呢。」
  刚说到这里,布莱恩猛地肏了她一下,让她几乎失控了。她想躲开布莱恩的侵犯,但他死死地抓着她的两胯,将他的阴茎深深地插在她的身体里。萨拉挣扎着,竟将手里的电话甩出去了,她赶紧挣脱布莱恩的手,重新拣起电话听筒。
  「怎么了,宝贝?」
  「没事儿,电话掉了。」
  「哦,是不是累了?要不要早点休息啊?」
  「不,真的没事儿。我想告诉你,我爱你,我想你,我需要你。」
  「好的,宝贝,我也想你。明天我再打给你。」
  「我爱你,再见。」
  萨拉挂上电话,转头看着布莱恩,他也笑眯眯地看着她。
  萨拉咯咯笑着说道:「你怎么这么坏啊?」
  「因为我知道你需要什么,萨拉,我知道你很喜欢我这样做。」
  「可能吧。现在我挂了电话,你再来啊,使劲肏我吧,让我高潮啊。」
  第二天早上,当布莱恩仍然迷迷糊糊似醒非醒的时候,萨拉已经将他的阴茎含在嘴里开始吸吮起来。等到把他弄得阴茎完全勃起、人也彻底清醒了,萨拉就爬到他身上,骑着他,把那根挺立着的大肉棒塞进自己湿润的阴道里,然后就上下套动起来。很快,布莱恩就有点坚持不住了,他几乎就要射出来了。
  萨拉见状,从他的身上滚下来,仰面躺在床上,轻声说道:「来吧,我的情人,用你的力量开启我新的一天吧。来,使劲肏我。」
  布莱恩昨晚被萨拉纠缠了半夜,已经有些疲惫,他挺动着使用过度的鸡巴强撑着在萨拉身体里抽插着,不一会儿就坚持不住,把储存的最后一点精液都射进了萨拉的身体里。萨拉推开他,爬起来含住他刚刚抽出来的阴茎,仔细舔吃干净上面残留的一点精液,然后就起身去了浴室。
  在浴室里,萨拉用冷水冲洗着自己潮热的身体,她还没有达到高潮,身体里还涌动着性欲的激流。但她并不太焦虑,因为她知道过一会儿到了办公室,戴夫会让她达到好几次高潮的。
  ***    ***    ***    ***
    在这一周剩下的时间里,萨拉的生活内容基本是相同的。布莱恩每晚都会过来过夜,而且总是在萨拉和提姆通话的时候玩弄她、挑逗她、奸淫她。第二天早上,萨拉总是用吸吮阴茎的方式把布莱恩叫醒。到了办公室,萨拉会被戴夫叫到他办公室,在她的嘴巴、阴道和肛门各射一次。
  一周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到了周末,萨拉本打算好好休息、放松一下,不要再一天到晚不停地被男人们插、插、插,可是,她的计划还是落空了。
  自从提姆出差离开家后,布莱恩每晚都要和萨拉同睡,周五晚上也是如此。
  周六一早,正当萨拉吸吮着布莱恩的阴茎,想把他从梦中唤醒的时候,门铃突然响了起来。萨拉赶快从布莱恩的身体上爬起来,穿上睡衣,跑去开门。还没有跑到门口她就知道是谁来了,因为她已经从窗户看到外面停着戴夫的豪华轿车。